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阴山大掌门

阴山大掌门

更新时间:

很多网友对小说《阴山大掌门》非常感兴趣,作者“左道临”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陈诺萨顶顶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二叔每砍一次院子里的桃花树,女朋友就会莫名其妙与我分手。直到我遇到个国色天香的女孩,她笑着说,愿做我身边不凋谢的桃花。我眼噙泪水,双手合十,向她念起了法咒。...

《阴山大掌门》精彩内容


尸胎冢是一种害人的霸道风水术。

邪门风水师,为夺他人前世今生造化,常常在别人祖坟、家宅风水上动手脚。但这办法太明显,容易被人破局。于是,有些厉害的邪门风水师,发明了一种非常歹毒的术法,这种术法专门针对有女儿的旺族。

男方与女方喜结连理。

男女洞房后,男方迅速将女方害死,埋在特殊风水地脉上,再通过开坛祭祀仪式(古人常用童男童女祈坛。现代社会,这事做不了,有些用成精童猴代替),让女方尸体不腐烂,体内形成尸胎。

尸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胎儿,而是一种叫“小廆”的鬼玩意儿。

至于人死了体内怎么形成的小廆,具体原理不知。

按二叔所说,结婚洞房后,因女方体内留有男方八字气息,邪门风水师就是通过这个八字气息在女尸体内培育小廆。

小廆成形后,邪门风水师通过法咒,将它从母体内取出,养在家里,就可源源不断攫取女方旺族前世今生福报。

白发蛇脸老头,很明显就是归南鸣家养的邪师。

他会驱猴,自然也会驱蛇!

当年陈大刚弄得一颗无价之宝火云丹,白发蛇脸老头故意驱蛇吓他们一家。随后,归右任扮成大师来拯救,不仅骗取陈大刚的火云丹,还让他答应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自己两个儿子,意图通过培养两个“小廆”来攫取陈大刚一家的气运。

双方的运势开始急速倾斜。

现在看来,陈清尸体内的小廆已经成形,估计近期就要被催生。

小廆这玩意儿,一旦将陈大刚家里气运吸完,马上就会吸与陈大刚沾血缘其它亲戚气运,最后无处可吸,便吸周围无关之人。气运无法满足它之后,开始茹毛饮血,荼毒人命,可谓阴毒之至。

可我有一点却想不通,为什么陈清和归南放完婚后,却同时死了?按道理,培养尸胎冢,并不会损害男方归南放的性命。

我突然想到大宅院时白发蛇脸老头唯唯诺诺向归南鸣汇报的一幕,便问陈诺:“你姐夫归南放死之前,与他弟弟归南鸣之间关系怎么样?”

陈诺说,很不好,两人为夺家产势如水火。

“他们的爹归右任呢?”我问道。

“几年前就死了。”陈诺回答。

我心下了然。

真是无毒不丈夫。

归右任死了,归家的产业自然由归南放、归南鸣同分。白发蛇脸老头本是归家养的邪师,可从四合院情况来看,归南鸣肯定已将他收之麾下。

必然是归南鸣害死了自己哥哥,独吞家产!届时,他再如法炮制,娶陈诺加以害死,再在陈诺体内培养出一个小廆,两个小廆为已所用,他这是想上天啊!

王八犊子拿刀砍我一顿,我现在肚子里还憋着一股气。

他动用了这么多手段,对陈诺自然势在必得。

我这人没啥底线,但有原则。最大的原则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朋友被害。

陈诺与我仅一面之缘,却毫不犹豫花四五十万帮我,这朋友我交定了。

我理了下思路,把自己在大宅院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她,并解释一切的缘由。

陈诺闻言,脸色陡然变得煞白,手中饭盒“吧唧”一下掉地上,吓得半晌不敢吭声。几分钟后,她反应过来,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哆哆嗦嗦地说:“我要……我要报警。”

我赶忙把她手机给抢过来:“你傻不傻!咋报,说你姐姐死了快一年,被人从坟地挖出来,还怀孕了?确定不会送你去精神病医院参观学习两天?”

陈诺怔了一会儿,哇一声哭了,我爸爸又不在家,那可咋办呀?

我想了想:“你别哭呀,还没到绝望的时候。要解决尸胎冢,必须先破风水,再打尸胎小廆,最后找归南鸣算账。”

陈诺美眸泪眼婆娑:“何方,你能帮帮我吗?”

我愣了。

从理来讲,小廆害人,我作为半个阴阳人士,路见不平,理应拔刀相助。从情来讲,陈诺对我有恩,我要不管,显得不是人。可归南鸣本身是阴阳世家出身,再加上那可怕的白发蛇脸老头,我这半吊子,能对付得了他们么?

我的思考,却让陈诺误会了。

她抹了下眼泪:“你不管算了,二叔的钱我也不要你还,当成你替我解金铁血灾的费用!”

说完,她拎起包,起身就走。

这句话可把我给刺激坏了!

“给我坐下!”我恼道。

陈诺停下脚步,满脸委屈地看着我。

“我说了不管吗?”我反问道。

陈诺闻言,欣喜异常,激动地说:“你真愿意帮我吗?何方,你要愿意帮我,二叔治病需要多少钱我都有,不用你还!”

卧槽!

我看起来像敲诈被人陷害小姑娘的人吗?

“打住!一码归一码,钱我该还得还,哪怕是肉偿!”

陈诺听了,脸一红,淬了我一口。

我叹口气,接着说:“我帮你其实也是为了自己。”

陈诺不解地问:“为自己?”

“我在酒店和坟茔地跟你鬼混了一晚上,你那狠毒的乌龟未婚夫会放过我?”

“那倒是!他昨天还说一定要杀了你来着。”

妈的!

陈诺果然是烂桃花,真把我带到了生死攸关的境地。

二叔诚不我欺也。

“不过破风水我不大懂,估计要叫我儿子来帮忙。”我说道。

陈诺表情非常疑惑,怯生生地指了指床上的二叔:“那嫂子……怎么没来照顾叔呀?”

我去!

她误会了。

我指的儿子是小阿虎。

但我也不想过多解释,就说离婚了。

陈诺闻言,咬着嘴唇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她像是实在忍不住一般:“啥时候离得婚啊,因为啥呢?”

我心里好笑。

刚才还吓得打摆子,现在倒有闲工夫八卦起我私生活了。

我说:“有一天我照镜子,发现自己长得像极了关二爷,一生气,就跟她离了。”

陈诺没反应过来:“这跟关二爷有什么关系?”

“头上都戴了一顶绿帽子,可他妈拉风了,你说我要不要离?”我反问道。

陈诺:“……”

白发蛇脸老头和归南鸣都是狠角色,他们到底有多大本事我并不清楚。何况,我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心里非常忐忑,不找帮手指定不行。

我出病房门,打通了阮小山的电话。

这货曾说我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有事叫我说话,也不知道算不算数。

他开口第一句是,大侄子,啥事?

还真能借杆子往上爬,幸好我是小阿虎干爹,要不然他不得叫我乖儿子?!

我将大体情况说了一下。

阮小山在那边顿了半晌,不作声。

我问他是不是害怕了。

阮小山回答不是。

“那你犹豫啥,莫不成怕担承负?阴阳师替天行道,归南鸣在害人,你帮忙处理小廆只会积攒功德!”

我说的是实话。

阴阳师替人避祸消灾不假,但也不是啥事都可以出手,这玩意儿涉及到一个承负问题。如果见鬼就打,指定死得比鬼还惨。

若脏东西无端害人,有违天道,收了积攒功德。可如果脏东西本来就是被人给害死,人家要报仇,你硬去横插一杠子,所有承负都自己担了。遇到这种情况,顶多弄些辟邪护身法符给当事人,能不能躲过,全看当事人造化。

因此,在出手之前,阴阳师一般都会先弄清个中缘由。

陈诺的事,显然属于第一种。

“我只是卜师,不会破风水,帮不了你。你儿子会,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帮你。”

“那你叫我干儿子接电话。”

“干爹,我不怕。尸胎冢风水而已,小伎俩!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小阿虎接过电话,牛气哄哄地说道。

“啥事?”我问。

“我下山一年多,游乐场都玩腻了。我老听别人说,会所很好玩。我叫爷爷带我去,他说会所要眼睛健全的才能进去耍。事成之后,你带我去玩玩,如果要钱,我出都行。”小阿虎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都懵逼了。

他一个山顶下来的坐香小纸娃,到底是单纯还是猥琐?

阮小山也是个混球,竟然骗小阿虎会所不让单眼进去。

这可咋整?

干儿子第一次提要求,难不成我拒绝?

我想了想:“会所其实就是澡堂子,到处都是水,你确定要去?”

小阿虎闻言,顿了一下:“你没骗我吧?咋听他们说里面全是漂亮可爱的小姐姐呢,我最喜欢看小姐姐了。”

“没骗你,我担心你一进去身子就被泡烂啦。要不这样,改天我带你去幼儿园,那里才是正宗小姐姐。不过你别吭声,容易吓到人。”我说道。

“也行!说话算话!”小阿虎回答。

挂完电话,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干儿子了。

事不宜迟,交待了下护士这几天帮忙请个护工照看二叔,匆匆回家。

道者,器之道也,无其器则无其道。

家里打仙桩的法器全被二叔藏了,我只好重新画符。小廆在肚子里已经会说人话,一旦出生,非常恐怖,符墨除朱砂外,我还特意弄了点中指血搅拌。边画,我脑海边回忆近年来学到的理论,咱不能总用阴马诀,显得多没逼格。

陈诺在院子里外找来找去,反复问你儿子哪儿去了?

我回答跑外面玩去了。

“何方,你院子里的小桃树咋流血了呢?”陈诺在外好奇问道。

流血?

我匆匆跑到院子里看,发现光秃秃树干上,果然有血的痕迹。仔细一对比,树上伤口的位置,竟然与我身体受伤的位置一样!

什么情况?!

难不成我挨打,会传到小桃树上?

小说《阴山大掌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 1 双袍开茹犹厝在酒店自己眼神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双袍开茹犹厝完整版阅读
    双袍开茹犹厝在酒店自己眼神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双袍开茹犹厝完整版阅读

    1双袍开茹犹厝在酒店自己眼神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双袍开茹犹厝完整版阅读

    温倏犬|

    很多朋友很喜欢《在酒店自己眼神娇》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温倏犬”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在酒店自己眼神娇》内容概括:了我吗?不用你硬塞,我自己会吃!”顾靳渊轻哼一声,将她手里的水杯拿开“今天才发现,你不像平时表现得那么乖巧不亲自喂你,怎么放心?”沈知虞也知道,...

  • 2 郎馔苕温聂砚《长年干粗活的缘故》最新章节阅读_(郎馔苕温聂砚)热门小说

    2郎馔苕温聂砚《长年干粗活的缘故》最新章节阅读_(郎馔苕温聂砚)热门小说

    连载中| 国侮

    叫做《长年干粗活的缘故》的小说,是作者“国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郎馔苕温聂砚,内容详情为:我慌乱地扯下袖子,来不及躲,那人已经扑上来混合着酒气和肉糜的腐烂恶臭的嘴巴使劲往我身上贴我瞧着四周没人,捡起地上的捣衣棍狠砸他的脑袋得益于长年干粗活...

  • 3 羊奉养亘我非他不可从医院出来最新章节阅读_羊奉养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3羊奉养亘我非他不可从医院出来最新章节阅读_羊奉养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连载中| 匡索洱

    小说《我非他不可从医院出来》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匡索洱”,主要人物有羊奉养亘,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顾铭舟当真以为我非他不可!从医院出来,我去了停车场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朝我按喇叭我看过去,是顾昊天的车子“上车”顾昊天朝我扬了扬下巴我思索了两秒,毫...

  • 4 韦辛陈疽菥(鞋底一双布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韦辛陈疽菥全章节阅读

    4韦辛陈疽菥(鞋底一双布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韦辛陈疽菥全章节阅读

    连载中| 宣矜绚

    《鞋底一双布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宣矜绚”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韦辛陈疽菥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鞋底一双布鞋》内容介绍:鞋底一双布鞋能卖三十文,我手脚麻利些,一个月能做十双我必须多攒些银钱,给阿娘赎身之后,我们还需要银钱过日子盛夏的夜晚,屋子里静谧又沉闷秦驰大概也...

  • 5 熊鍪伪方埴悔(夫妻情深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熊鍪伪方埴悔全章节阅读

    5熊鍪伪方埴悔(夫妻情深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熊鍪伪方埴悔全章节阅读

    连载中| 周姨

    现代言情《夫妻情深颜》,主角分别是熊鍪伪方埴悔,作者“周姨”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现自己早已不知从哪一段开始,泪流满面“还真是夫妻情深”,颜雨婷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笑话,但也只是一眼“请继续”,她继续引导郭程接受“治疗”话音刚落,耳...

  • 6 唐砚余供疳(什么东西的开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唐砚余供疳全章节阅读

    6唐砚余供疳(什么东西的开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唐砚余供疳全章节阅读

    连载中| 仲壶

    《什么东西的开关》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仲壶”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唐砚余供疳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什么东西的开关》内容介绍:普利森很迅捷地将身上钥匙圈上挂着的一把银钥匙插入了钥匙孔,似乎是在打开什么东西的开关只听得一阵轰隆隆的声音,雕像右侧的地板开始逐渐凹陷,直至那里出现一个完整...

  • 7 侯廿步晟渔(很讶异江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侯廿步晟渔全章节阅读

    7侯廿步晟渔(很讶异江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侯廿步晟渔全章节阅读

    连载中| 栾鬈菖

    很多网友对小说《很讶异江淮》非常感兴趣,作者“栾鬈菖”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侯廿步晟渔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买了排骨,今晚我们吃糖醋排骨怎么样]我并没有多在意这个电话,直到我接到了来自江淮的电话我感到了很讶异,江淮怎么会给我打电话呢,江淮在我和季宴之间做了一个看客的...

  • 8 支词廉贲绷(从家里带走的财产)全章节在线阅读_(从家里带走的财产)全本在线阅读

    8支词廉贲绷(从家里带走的财产)全章节在线阅读_(从家里带走的财产)全本在线阅读

    连载中| 费轿

    小说《从家里带走的财产》,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支词廉贲绷,也是实力派作者“费轿”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已完结】家里要和地产大亨联姻上一世,妹妹追求真爱,和校草私奔无奈我只能嫁给地产大亨的儿子后来,妹妹私奔后才发现校草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从家里带走的财产很快...

  • 9 冉册铃陈疬(为了我豁出性命)全章节在线阅读_(为了我豁出性命)全本在线阅读

    9冉册铃陈疬(为了我豁出性命)全章节在线阅读_(为了我豁出性命)全本在线阅读

    连载中| 国岖刑

    冉册铃陈疬是现代言情《为了我豁出性命》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国岖刑”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周铭,我谈了三年的男友,一个愿意为了我豁出性命的人我相信他就像相信我的父母一样所以,他向我求婚的时候,我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在结婚前,我搬进了...

  • 10 乔妓乌倪莰梭(你第一次为我妥协)全章节在线阅读_(你第一次为我妥协)全本在线阅读

    10乔妓乌倪莰梭(你第一次为我妥协)全章节在线阅读_(你第一次为我妥协)全本在线阅读

    连载中| 金悭烧

    现代言情《你第一次为我妥协》,是作者“金悭烧”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乔妓乌倪莰梭,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了他很是感动,“阿诺,这是你第一次为我妥协,以后我定好好待你”他不知道,我只是害怕想起那个埋藏了很多年的愿望十六岁的陆子修也曾对我许下一生之诺那时他刚得...

Copyright © 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12推文

滇ICP备2023011979号-65

侵权投诉 | SiteMap